每天看二部龙8国际娱乐网页版龙8娱乐城官网、青春龙8娱乐城官网,看出你想要的味道,龙8国际娱乐网页版堂龙8娱乐城官网网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
398婚礼就交给你了 文 / 大雪人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XiaoYuanTang.net 龙8国际娱乐网页版堂的拼音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XiaoYuanTang.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    叶哲琛和贝奕叶赶回去的时候,叶老爷子这边早就已经准备好了,不过叶哲沐还没有到。叶哲琛直接将贝奕叶从车里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看,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叶哲琛点了点头,张妈很有眼力的快走了几步,打开了卧室的门,这是叶哲琛还没有出去住时候的卧室。

    其实贝奕叶的警觉性也是非常高的,即便是现在她过的是普通生活,可是,经过了这么多次危险,而且暗中还有一股势力一直盯着她,她的警觉性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贝奕叶住在学校的时候,她每天晚上都是浅眠,但凡是谁有什么动作,她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这回,叶哲琛将人从车里抱出来,她没有感觉,将她放到床上,她还是没有感觉,睡的比谁都香。

    叶哲琛给她盖好了被子,看着她白皙翻着红晕得小脸,他眉间微皱,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忧虑,貌似这件天叶子经常疲惫,路上的时间一长,她就会睡着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三次了。

    难道这几天自己求索过度了?

    叶哲琛不禁反省。

    “贝丫头看上去很累,你作为男人,应该照顾好自己的媳妇儿,贝丫头年纪还小,又要上学,又要工作,还要照顾家里,她不累就怪了。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看着贝奕叶这个模样,也开始心疼了,对着自己一向看中的孙子就是一顿数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现在我以后的工作地点就固定了,会帮叶子分担一些。”叶哲琛也认为叶老爷子指责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你现在转入了作战指挥室,工作就轻松了。”叶老爷子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作为指挥,你身上肩负的会比行动人员更多。分析资料,制定行动方案,指挥行动全程。你应该知道,如果你的行动方案不合理,或者是不正确,就有可能导致行动的失败,甚至有可能导致战友丧命。”

    叶哲琛也严肃了起来,“我懂。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没有再多说,这个孙子是他最满意的,从军这么多年,他肯定清楚指挥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让贝丫头多睡一会儿,走,我们俩来一盘。”叶老爷子又开始显摆贝奕叶新送他的象棋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贝丫头帮你孝顺多了,知道我对象棋感兴趣,就特意给我弄来这副棋盘,你可不知道大院里的那些老家伙可是对我羡慕不已,大家都知道我有一个孝顺的孙媳妇儿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一张开嘴,就合不上了,将这段时间贝奕叶为他弄来的礼物一一列举,有些东西价值千金,也有一些东西毫无价值,普通的不能再普通。

    但是,不管是昂贵的礼物,还是普通的礼物,都是贝奕叶的孝心,并且,每一样东西都是他喜欢的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辛苦了一辈子,为了家族,为了儿女,为了子孙,但是却从来没有人为他考虑的这么细致,这么贴心。

    贝奕叶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,贝奕叶在他心里的地位就跟坐火箭似的飞快上升,显摆孙媳妇儿已经是他的习惯。

    叶哲琛这才知道,原来自家媳妇儿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,不禁一阵感动。他和小沐都很忙,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也就忽略了爷爷。

    爷爷年纪到了,虽然家里有张叔,院子里也有一干老战友,但是,毕竟不是亲人,他跟寻常老人一样,需要家人的陪伴和照顾。

    这恰恰是他们两个都做不到的,而贝奕叶刚好填补了他们的空缺。

    只是听着爷爷的炫耀,叶哲琛感动的同时,心里还微微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什么象棋,名画,砚台,棋谱孤本什么的他也就忍了,这些东西都只是需要花费大价钱购买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,自制的狼毫,亲自摘得草莓,烤的无糖蛋糕,亲手刻得小印章等等都是什么鬼?

    他这个老公貌似还没有得到过她亲手做的礼物呢,爷爷那里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,忽然有一种,自己的地位被爷爷超过的蛋疼感。

    莫名有些委屈的叶哲琛在棋盘上大杀四方,毫不留情,发泄心中的羡慕嫉妒恨,不过十分钟的时间,就已经杀得叶老爷子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明明觉得自己的技术已经有所提高的叶老爷子,这眨眼的功夫就败在了自己孙子的手下,面子上哪里能过得去,顿时瞪着某人,很是不服气的说道,“再来一局!”

    再叶哲琛没有反对,只是麻溜的重新摆好棋子,一声不吭的再次开战,结果,这次竟然比上次用时还要少,五分钟就结束战斗。

    输的一方不用说,仍旧是叶老爷子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瞪着面无表情的叶哲琛,沉声说道,“你究竟知不知道尊老爱幼?我是你爷爷,你爷爷,你真没半点谦让之心都没有?”

    叶哲琛只是挺直了腰板,悠闲地摆弄着棋子,“战场无父子。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气呼呼的瞪着他,红着脖子,却硬是说不出话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哼,再来!反正贝丫头也没有醒。”叶老爷子不服气,又重新将棋子摆上,准备再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叶哲琛淡淡的来了一句,“等小沐就直说,不用拿我媳妇儿当借口。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的脸更红了,手上的动作却更加的麻溜了,“谁等那个混蛋了?跟你一样不知道孝敬长辈,连个电话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低吼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怒火,但是,了解老爷子的叶哲琛知道,这只不过是爷爷在嘴硬而已。老人家也是要面子的。

    当初是他说的,出了这个门,就永远不要再回来!也是他说的,如果真的做艺人,那就不要再说自己是叶家人,叶家丢不起这个脸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几次,因为贝奕叶的关系,叶哲沐回来了两次,祖孙之间的关系看上去平和了一些,不像是往日那样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可是,那也只是看上去而已。两人心中都存着一块疙瘩,谁也不主动搭话,谁也不主动靠近对方,只是在贝奕叶和叶哲琛都在的时候,有这两人的从中调和,所以看上去气氛才算是和谐一些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年纪大了,他接受了贝奕叶的职业,加上跟自己的孙子分别这么多年,对艺人明星什么的已经没有太大的偏见了。

    老人家的面子让他一直没有主动求和,可是,他是想见叶哲沐的,这一点儿叶哲琛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呦,不是说回来吃饭吗?怎么没有闻到饭菜香?”叶哲沐一身的松枝绿的呢大衣,黑色的紧身皮裤,优雅时尚。

    同叶哲琛那种时时刻刻都是笔挺的腰板不一样,但是随意中透着慵懒,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在等你吗?爷爷都已经缠着我下了两盘棋了,现在已经是第三盘了。”叶哲琛起身,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哲沐嘴角微微一僵,然后飞快的恢复,好似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他收起慵懒的神情,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刚想反驳叶哲琛,就听到这么一声,这个时候也只能点了点头,“既然回来了,就准备吃饭。”

    没有之前的怒目而视,没有语重心长的教育,没有横眉怒指,再寻常不过的语气,到是让叶哲沐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瞄了叶哲琛一眼:什么情况?

    叶哲琛微微一下,耸了耸肩膀,“我去叫叶子。”

    瞬间客厅这边就只剩下叶老爷子和叶哲沐,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。这两位可是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同处一个空间了。

    之前叶哲沐回家吃饭的时候,还有叶哲琛和贝奕叶调节气氛,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两个,这么诡异额情况,让两人都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老爷子说了三个字后,直接转身走向餐桌,这种尴尬的气氛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叶哲沐跟在老爷子的身后,对老爷子的态度微微有些惊讶,可是心里却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这边叶哲琛看着贝奕叶依旧在熟睡中,他的眸中划过一丝担忧,她最近是不是睡的太久了,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?

    贝奕叶之前被梅教授那个丧心病狂的进行过实验,出了大脑被刺激,还被注入了一些实验试剂,虽然医生说她的身体已经康复,可是,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问题。

    叶哲琛叫醒了贝奕叶之后,决定这几天一定要找时间将她带到医院,重新检查一番。

    两人走向餐厅,贝奕叶的脑子还处在睡眠状态,晕乎乎的,叶哲琛担心她走着走着会跌倒,直接扶着她坐到了餐桌前。

    叶哲沐看着之前跟他求助的某人,此时耷拉着脑袋,张嘴打着哈欠,整个人一点儿精神都没有,靠着椅背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睡着的模样,不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说叶子,这才几点,你就这么困?你小小年纪,怎么就成了老年人的生活节奏,这么早睡觉?难道是未老先衰?”

    叶哲沐戏谑道。

    贝奕叶虽然是困,但是,她现在是清醒的状态,叶哲沐语中的调侃她还是听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只见她转头看向叶哲琛,“沐哥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她一脸委屈的说道,接着又打了一个哈欠,漂亮的眸子已经沁出了生理泪水,漂亮的眸子的雾蒙蒙的,加上这娇柔的声音,让叶哲琛心中软成一片。

    他扫了叶哲沐一眼,一脸严肃的说道,“叶子是你嫂子,不要没大没小。”

    被教育的叶哲沐很是憋屈的看着这夫妻俩,大哥那威严的目光实在是太吓人了,他就是调侃了一句,还什么都没有做呢,就被自家大哥教育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要是做点什么,那大哥还不宰了他?

    叶哲沐对贝奕叶告状的举动很不不耻,“我说叶子,做人不能这什么不地道吧?刚刚谁火急火燎的呼叫我回来商讨计策的?怎么一转头,你就跟大哥亲亲爱爱,直接把我忘在了脑后?”

    贝奕叶这才想起来她为了让叶哲沐回来,说的那些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商量什么计策?”这个时候老爷子发话了。

    贝奕叶有些尴尬,她当然不会主动将她的那些个类似于烂桃花的借口主动说出来。

    叶哲琛一向秉持着,媳妇儿的决定一定是对的策略,也跟着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只有叶哲沐这个喜欢逗贝奕叶的闲人搭话,将贝奕叶的担心说了出来,什么军区里的女军官大多都是单身啊,而且背景都不浅,大家朝夕相处,来个日久生情什么的。

    贝奕叶越听越尴尬,瞪了叶哲沐一眼,却直接被他忽略了,转头在一看叶老爷子正听得津津有味,而且还是一脸深思的模样,她已经绝了解释的心思了,只能低头猛吃,直接当做自己不存在。

    叶哲琛也乐得这样的情况,叶哲沐跟老爷子说话的次数可不多,有这样的机会,可以让两人多多交流,可以让两人的关系再融洽一点。

    本就是一个借口,虽然贝奕叶心里确实在琢磨这些事情,但是,对于未发生的事情,她一向不会浪费精力。

    可是,老爷子却是真的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小琛,你准备什么是对外公布你已经结婚的消息?”老爷子沉声问道,“只要别人知道你已经有妻子,就算是军区里的女军官再多,日久生情什么的应该也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叶哲琛一怔,这个问题已经被他忽视了太久了,他和贝奕叶是领了红本本的,一些亲近的人是知道的,但是,外界却是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一开始结婚,纯粹是为了应付当下那棘手的情况,时间长了,他真的喜欢上了贝奕叶,就想这样的关系一直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为了争取贝奕叶的同意,他等了很多,才转变她不嫁军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夫妻关系确定之后,两人就这么一直生活着,贝奕叶是有意识隐瞒两人的夫妻关系,她有她的私心。

    叶哲琛是觉得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告诉所有人。只要他们两个人过的幸福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形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情况,竟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是夫妻关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该不是从来就没有想过向众人公布你已经结婚了的消息吧?”作为双胞胎,叶哲沐也算感应到了一些叶哲琛的想法,他很是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叶哲琛下意识的看向贝奕叶,对于隐瞒两人夫妻关系一事,是贝奕叶提出来的,公布公开,得看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叶哲沐直接忽略了叶哲琛眼中的询问,而是继续说道,“我觉得爷爷的想法很对,只要你们已经结婚了的消息公布出去,烂桃花也会退避三舍的,叶子你也就不用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还不忘提到贝奕叶,这极其认真,帮着贝奕叶思考防小三的策略的模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真的在认认真真的考虑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贝奕叶知道,这人不过是在逗她而已,他眸底的戏谑可瞒不过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话仔细想想,也是有些道理的。

    在军区那些人眼里,叶哲琛现在是单身,而且身边连个异性都没有,虽然很多人传说他是gay,可是,就凭着他这张好皮囊,就是冲着这高颜值,肯定也会有很多女军官勇敢倒追的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大家都知道他已婚的话,可能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贝奕叶皱眉思考着,要不要对外公布他们结婚的消息。

    是公布两人夫妻关系,杜绝可能冒出来的小三划算,还是,继续隐瞒两人的关系,让那些叶哲琛的敌人,不把矛头对到自己身上,求得一时的平安,更划算?

    就在她思考之际,叶哲琛几次用眼神询问,这件事要怎么搞,不过,正在深思中的贝奕叶,哪里看得到自家老公的询问。

    叶哲琛以为她还在犹豫,就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叶哲沐可等不急了,在他眼里,叶哲琛的沉默,就等于是默认:他从里就没有想过公开两人关系的问题。

    叶哲沐忽的激动了起来,“我说大哥,做人怎么可能这样呢?你跟叶子可是领过证的,是合法夫妻,你怎么能不给他人家一个公开的身份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们已经结婚这么长时间了,什么举办婚礼啊,婚纱照啊,度蜜月啊,你就从来都没有思考过吗?”

    说着叶哲沐激动的站了起来,一本正经的教育道,“婚姻是多么严肃的事情,婚礼对于女孩儿更是一种极其重要,极其庄重的仪式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女孩儿都梦想着她们可以有一场盛大的,梦幻的,浪漫的堪比童话般的婚礼,那是她们爱情的见证,婚姻的见证。”

    他很是鄙视的看了叶哲琛一眼,“可是你呢?就自作主张的领了证就完事了,其他的事情一件都没有考虑,你说你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?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禁可怜叶子了,她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,竟然遇到你这么个男人?连一辈子最重要的婚礼都能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叶哲沐的话痨属性再次被触发,碰到了话题就刹不住车闸了,数落起叶哲琛来更是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以往碰到这种情况,叶哲琛都是一个头,两个大,千方百计的转移话题,或者是想办法打断他的啰嗦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叶哲琛却是觉得他的话听上去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不禁思考着婚礼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边的贝奕叶在叶哲沐唠叨的时候,就已经回过神来了,听着他的长篇大论,而且句句都是数落叶哲琛的,还都是因为她,这让贝奕叶很是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,他说的那些事情大多数都是因为她的不愿意,并不是因为叶哲琛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“小琛,我觉得小沐说的很有道理,反正你现在已经进入指挥系统了,工作不像是以前那么飘忽不定,婚礼的事情是不是应该提到日程了?总不能这么一直委屈贝丫头?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这全完是在为贝奕叶考虑,对于这个孙媳妇儿,他可是维护的紧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事情,在他的眼里,那都是贝奕叶的对,就算不是她的对,老爷子也觉得她是对的。叶哲琛一个大男人,就得有容人之量,更何况这还是他媳妇儿。

    被点名的叶哲琛更是无奈,只能再次转头看向贝奕叶,用眼神询问着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贝奕叶很是心虚,歉意的笑了笑,很是尴尬的解释,“爷爷,沐哥,你们误会叶哲琛了,是我不想太早公布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愿意?既然你们已经结婚了,不是应该宣誓主权,让那些用心险恶的女人靠边站吗?”叶哲沐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圈子里的女艺人,一旦加入豪门,那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贝奕叶摆了摆手,“宣誓主权什么的,跟我的小命比来,一点儿也不重要。”贝奕叶很是认真的解释着。

    老爷子疑惑了,“这个你的小命儿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了!”贝奕叶很是认真的说道,“叶哲琛之前可都是游走在最前线的,仇人可定多的数不清,难保没有几个想要伺机报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两个已经结婚的消息传了出去,那我肯定是那些报复的集中攻击的对象,到时候我的小命不久危险了?”

    贝奕叶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叶哲沐没有忍住,直接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叶子,平日里你不是很聪明的吗?怎么在这件事情上这么迷糊?你以为,你将你们已婚的消息隐瞒了下来,那些试图保护大哥的人就不会打你的主意吗?”

    贝奕叶点了点头,完全没有感觉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叶哲沐忍着笑容解释道,“叶子,这你就错了。你是大哥的女朋友,和你是大哥的妻子,这在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的眼中,是没有半分区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目的是报复大哥,那你这个跟大哥密切相关的人,肯定逃不过。这跟你们是不是夫妻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叶哲沐解释道。

    贝奕叶一听,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。那她之前考虑了那么多,岂不是做了无用功?

    她欲哭无泪,智商真的被狗吃了,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能被她忽略了!

    贝奕叶被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而已,不用太在意,谁都会有这个时候。”叶哲琛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安慰道。

    说完他一个刀子似的目光扫到了叶哲沐的身上,叶哲沐浑身一个颤抖,大哥太凶残了!至于吗?至于吗?至于吗?

    他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,这年头,连实话都不能说了吗?

    结婚了的大哥虽然更接地气了,平日里不再总是扳着一张冰山脸,可是,只要是涉及到贝奕叶的事情,大哥却是比往日更加凶残了。

    叶哲沐在叶哲琛那满是威慑力的目光下,又将话题搬了回来,“叶子,你看看,这举不举办婚礼你的小命都在被威胁之中,索性就将你们之间的关系公布出去,最起码可以挡桃花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前半句让叶哲琛眉头紧皱,后半句让他的神情更加扭曲,感情两人举办婚礼的最根本原因是威慑第三者,而且还是自己身边可能出现的第三者!

    叶哲琛很是蛋疼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就这样就挺好的。”贝奕叶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叶哲沐没话了,他都已经分析到这个程度,都没能打动贝奕叶,再说下去也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贝丫头,难道你不想要一个盛大的婚礼?”叶老爷子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到是很想两人风风光光的举办一次婚礼,这样他就可以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有一个孝顺的孙媳妇了。

    如果要是让众人知道,叶老爷子是因为想要公开显摆才想两人举办婚礼的,大家一定会集体吐血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时间太紧,工作很多,又要准备期末考试,没有太多的精力。”贝奕叶柔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叶哲沐直接来了一句,“叶子,你已经突破了懒人的极限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贝奕叶又瞪了他一眼,这人就会拆台!

    叶哲琛更绝,“我知道你勤快,那我们的婚礼就交给你了,你什么时候筹备完了,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。”

    叶哲沐欲哭无泪,很想骂人,他能不能把刚刚的吐槽收回来?

    他不闲,真的不闲。每天日程拍的满满当当,又是通告,又是拍戏的,哪里有时间筹备婚礼?

    叶哲沐看向贝奕叶,让她吹吹枕边风,筹备婚礼什么的,他真的是做不到啊!

    可是,贝奕叶却抬起了下巴,笑的很是灿烂,“沐哥,劳你辛苦了,我们的婚礼就托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哲沐无语望天:为什么受伤的人总是我?

    一场聚餐,原本是庆祝叶哲琛升入指挥系统,谁知道,到了最后,硬是让叶哲沐变成了跟贝奕叶的日常斗嘴。

    虽然严重的偏离的主题,但是,饭桌上的气氛确实前所未有的轻松,温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晚餐过后,叶哲沐没有多留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眉头微皱,对于他这一行为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贝奕叶一看,立刻问道,“沐哥,都这么晚了,就睡在家里,不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叶哲沐无奈的笑着,“今天晚上我有夜戏,已经请了三个小时的假了,你觉得之前我说有事,是说谎的吗?”

    贝奕叶一愣,她竟然忘记了,眼前这个可是三栖巨星,每天忙得不得了,怎么最近智商下降的这么厉害?

    “都这么晚了,还要工作,身体受得了吗?”老爷子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叶哲沐微愣,这还是爷爷第一次表露出对他的担心,“没关系,我已经习惯了。最近剧组在追赶进度,所以工作时间拉长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听,眉头皱的更紧了,一句习惯了,让他担心的同时,有些酸楚。这些年来,他总是担心外出任务的叶哲琛,但是,他这次出去之后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对叶哲沐的工作无感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他竟然这么晚都要坚持工作,忽然意识到,虽然叶哲沐的工作不危及生命,但是,仍旧是辛苦的。

    “以后如果有时间,就回家休息休息。”叶老爷子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叶哲沐心中微暖,他知道,爷爷这是退步了。强硬了这么多年的爷爷,在职业这个问题上,退步了,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激动的他,声音都有些颤抖,有辛酸,有感动,五味陈杂,其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终于让爷爷认可了他的职业。

    一边的贝奕叶和叶哲琛也很是高兴,他们是一家人,没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,如果能一直和谐的相处,那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贝奕叶笑的很是灿烂,这大半年来,她时不时的在老爷子跟前说艺人的辛苦,演员的不容易,娱乐圈里种种黑暗,终于起到作用了。

    贝奕叶扬起下巴,瞄了叶哲琛一眼,向他邀功请赏。

    叶哲琛竖起了两个大拇指:厉害!

    爷爷和小沐之间的关系终于缓和了,他真的是娶回家了一个宝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第二天,叶哲琛本想着带着贝奕叶去医院检查一下,谁知道,他不过就是一个晨跑回来,贝奕叶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两更并做一更

龙8国际娱乐网页版堂手机站:m.xiaoyuantang.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龙8娱乐城官网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,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→→【邮箱投诉】←←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